最热

超过此数就属于违法行为

2021-03-27 12:35

洋)

根据cnnic(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最新发布的第四十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7.51亿,手机网民规模达7.24亿,移动支付用户规模达5.02亿;便捷有趣的人脸识别、充满未来范儿的无人驾驶、贴心的智能问诊机器人……在不久前闭幕的2017世界互联网大会“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花样百出的新技术、新成果更是令人惊艳。

问及为什么要提供这些个人信息,对方的回复很干脆:“现在都实名制了,当然得用你自己的账号,我们肯定帮你刷到。”“刷到票后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你自己登录12306网站支付火车票的钱。”

“如今,代购、代买是存在一定需求,但要严格区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管理学院副教授戴锐介绍说,如果不以营利为目的,并且是从正当渠道购票的,就属于合法的民事合同关系;如果以营利(如加价倒卖)为目的、利用非法手段,则有可能涉嫌治安违法甚至刑事犯罪。其中,违法主体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企业单位。

在深圳工作的小徐今年春节要回四川老家,连续几天都抢不到票,只得求助于“黄牛”,“有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黄牛’,虽然不愿多出钱,但没办法,加了100块钱从‘黄牛’那搞到了票。”

诚然,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互联网以其强大的渗透力深度塑造着我们的日常生活,网络强国战略不断推进。2016年8月,本版推出“一线调查(互联网新观察)”系列报道,关注直播、微商、互联网公益等百姓身边的新鲜“网事儿”;一年多时间过去,“直播+”开启行业下半场、“拇指公益”迅猛发展、人工智能走进百姓生活……曾经的“混乱”,在发展中不断调整优化;曾经的“幻想”,在创新与开拓中变为现实;曾经的“惊喜”,亦可能因监管等漏洞衍生出问题。

“让亿万人民在共享互联网发展成果上有更多获得感”,需要来自政府、社会等各个层面的力量,更需要身处其中的每个人共同努力。为此本版特推出“一线调查(互联网新观察续)”系列报道,继续触摸互联网生态中的新变化、新形态、新问题,把脉发展、寻根究因、探讨对策,以期辨识是非、兴利除弊、激浊扬清,为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慧社会传递正能量。

戴锐还表示,火车票是一种商品,但属于特殊的普惠性商品,特别是在我国的一些特定时刻,比如节假日,其供需关系往往特别紧张。因此,国家的管理是不可或缺的,否则就会诱发市场的无序,产生投机空间和寻租空间,可能让更多人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张

以往,传统“黄牛”之所以能弄到票,靠的是“通宵排队”“找关系”等手段,由于不受实名制限制,排上一次队能买上一箩筐车票。而如今网络抢票,在很大程度上拼的就是软件和“外挂”。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倒卖车票、船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票证价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同时,《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倒卖车票行为而达不到刑法规定的上述情节严重标准,可以进行治安处罚,处以拘留或者罚款。

“值得注意的是,受托人有时虽然是以合法手段获得车票,但是以营利为目的,这就可能涉嫌非法经营。”戴锐指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代售火车票必须经过铁路客运部门考核、获得工商部门批准,同时每张收取的费用不得超过5块钱,超过此数就属于违法行为。

铁路警方负责人告诉记者,无论何种类型的互联网抢票软件,其实质都是尽力寻找速度最快的服务器,刷票速度也往往是正常购票的几十倍,并通过对12306网站的不断刷新和监控,一旦有人退票,便能迅速发现。“你开一个程序刷,黄牛同时用多个软件刷;你们的家用网速可能只有几百兆,但他们的带宽往往是好几千兆。”

记者在网站上搜索“抢票神器”,发现了某款号称能够“分流抢票”的软件。记者只需利用12306账号登录,登录后的界面比12306官方网站复杂得多:页面左下方是“抢票设置”,包括乘客、席位,还有邮件、短信通知等方面的设置;页面右下方是“设置区”,包括定时抢票、修改间隔、全国cdn等。“修改间隔”就是模拟鼠标点击购票的指令,最短可达到100毫秒就能点击一次;“小黑屋”的功能是“遇到缓存的时候,停留一段时间再提交以免耽误其他车次的提交,或者被封账号”;“全国cdn”的基本思路是拉取所有的12306服务器ip,尽可能避开网上有可能影响数据传输速度和稳定性的瓶颈和环节,提升抢票速度。

记者通过微信、贴吧等渠道,也成功联系到几个“黄牛”,他们同样要求提供上述信息,收取的费用一般是在50至200元之间。记者询问是否可以不提供购买信息,其中一个“黄牛”说,“我们的账号都是买来的,没有你自己的账号安全。万一我们刷票时,号主自己登录了,就不保险了。”

“普通群众要谨慎看待委托抢票行为,它具有安全风险,比如信息泄露、诈骗钱财等。还有一些人选择自己购买所谓‘抢票神器’,侵害了其他人的公平交易权利。”戴锐说。中国铁路总公司也在12306网站上长期发布公告提示,“请您不要将个人信息提供给第三方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以免个人信息泄露带来风险。”

针对网上各类抢票软件,戴锐表示,抢票软件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用户购票需求,但是其利用技术优势造成订票的不公平,并且在没有取得任何资质的情况下,对12306等正常网站及其相关功能造成侵犯,这种抢票软件可能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调查中,记者试图与多名“黄牛”交流如何抢票,他们都避而不谈,只称“放心吧”“有办法”,而其中一个黄牛提及“抢票外挂”,说是“从特殊渠道向软件开发者单线购买,除购买软件外,还需支付服务器费用。”

该软件的下载网站上有着“任何人不得使用本软件进行加价代购、倒票等任何违法行为,严禁用于商业牟利用途”的声明,但除此之外记者没有看到任何下载限制。

有关专家表示,过去囤票式的黄牛行为一旦被警方破获,就是“人赃俱获”,而互联网黄牛采用一对一式的倒卖方式,由于证据不足,在后续定罪量刑上难度非常大。

据铁路警方介绍,目前网络铁路黄牛的进入门槛和活动成本极低,只要一个抢票“外挂”,电脑手机都能轻松抢到票,这使得黄牛的活动范围更广、更灵活,给警方的侦破工作带来了较大困难。

有过在火车站彻夜排队买票经历的旅客对如此场景绝对不会陌生,这是前些年黄牛倒票的常见现象,他们大多首先囤积很多车票,再加价卖给急需车票的旅客。可如今,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特别是在火车票实名制实施之后,一种新的“倒票”行为开始兴起。铁路警方告诉记者,火车票实名制的推行,大大挤压了传统“黄牛”的活动空间。他们从先囤票再找旅客加价卖票,转为先找旅客再“点对点”地抢票。

前几日,记者在qq群的搜索框中输入“火车票”字样,出现大量抢票“黄牛群”,申请加入其中一个,被拒绝的同时收到一条留言:“订票请加qq号码。”按要求操作后,记者很快就与对方取得了联系,提出购买腊月廿八从北京到合肥的一张高铁票,对方爽快地表示“没问题”。随后,对方发来需要填写的购买信息——出发日期、出发站、目的站等,并强调,“需要提供你的姓名、身份证号、电话、12306账号和密码,再交200元手续费。”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免责声明:

最新

推荐